您的位置: 江津信息港 > 法律

江南小说三剑客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33:48

引子    江湖上行走的人,谁都会记住一点事,记住一些人。  记住了,忘记了,又记住了,再忘记了。江湖上的事情太多了,能让人永远记住的人太少了。  而那一年,人们的记忆前所未有的清晰。  那一年,江湖中出了大事。  三件大事。  这一年,江湖中出了三个人物。  三个大人物。  三个大人物做出了三件大事。  在那三件大事发生之前,这三个人物,谁也没听说过他们的名字。而这三件大事,连续发生在三个月间,事后,他们的名字如雷贯耳。  张亮亮  张亮亮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正在上学的小学生,背着大书包做点助人为乐的好事。  所以当桑佑听了那人报上名字时,差点笑岔了气。  “你叫张亮亮?哈哈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亮!”桑佑说完又是大笑。  张亮亮面无表情:“笑完了吗?”  桑佑:“你要干什么?”  张亮亮:“我是来杀你的。”  桑佑愣了一下,继而狂笑。  桑佑,江湖中不管用不用剑的谁没有听过他的名字。  桑佑来自一个遥远的国度,他的剑术在他们国家。他来到中国,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而来。他很神秘。  但是人们都知道,自从10年前,桑佑与江湖剑客佐罗于北京王府井一战之后,在剑客的排行榜里就窜上了一个名字——桑佑。  据说,北京王府井那一战非常疯狂。挑选的地方太疯狂。一战下来,摧毁了招牌共20个,误伤行人30个,踩坏花木40株,撞破玻璃50扇。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虽然桑佑那一战败了,但他是在挑战了江湖第二剑客之后才挑战的江湖剑客,第二剑客败在他手下。桑佑成了江湖第二剑客。  张亮亮仍然没有表情,缓缓地抽出了剑。桑佑的笑容忽然僵住了,用一种非常诧异的表情看着他。  桑佑:“你也用剑?”  张亮亮:“没错。”  桑佑:“你用左手拿剑。”  张亮亮:“没错。”  桑佑:“你用左手拿剑就想杀死我?”  张亮亮:“没错。”  桑佑打量着眼前这个人,中等身材,略带憔悴的面容,没有其他的特点了,站在人群中,这个人一点也引不起注意。  桑佑又笑了。  这一笑,是桑佐的微笑。  就在他嘴角上扬时,剑光骤起,只一闪,剑又入鞘。入的是张亮亮的剑鞘。  桑佑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而身体已经倒下。    谭雪    谭雪的出名其实很简单,有两个原因。  她很美,美得令江湖美女张紫怡看到她后就羞愧得患了自闭症,再也不出家门。  她剑术了得,一剑就挑了这两年与江湖第二剑客桑佑齐名的令狐虫。  她正是在张紫怡看到她的那一天挑了令狐虫。  那天正是令狐虫五十大寿,  在他家里宴请了无数江湖好汉、武林豪杰,酒桌摆了一里地。  张紫怡也在其中。  谭雪径直走进去,眼波所到之处,男人就像失了魂,女人就如落了魄。  张紫怡也被她扫了一下。  据说,当场哭了。  然后她走了出去,回家关上房门,再也没出来。  谭雪才不管这些,她走到了令狐虫面前说了一句话。  她说:“我是来杀你的。”  说完寒光顿起,剑如匹练  令狐虫出手也不慢。  可还是没有谭雪的剑快。  据说,令狐虫在倒下那一刹那,眼里还露出惊艳的目光,口中吐出四个字,  “好快的剑。”  令狐虫死了,当场毙命。  这可是超级大事。  江湖一片哗然。  谭雪红了。  江湖中刹时充满了各种各样关于她的传说。  有人说她是昔年剑圣的传人,杀令狐虫是为报父仇。  有人说她是西方名剑客佐罗的徒弟,因为她持剑时有几分佐罗的神韵。  美女同时又是高手,无法不引人遐想。  谭雪对这些评说不置一词。  她除了美丽,还很酷,酷得要命。    王磊    八月十五这天,杭州城里人山人海。  城里的人、城外的人、专程赶来的人、各种各样的人。  他们都在往一个地方赶——断桥。  西湖边早已挤满了人。  能清晰观看到断桥的位置,早已叫杭州城里的豪门巨贾、名门名派占了。  他们的消息灵通,早就买通了当局,设了路障,安了雅座。  所有能站人的地方,都站满了人。  不能站人的地方,也站了不少人。  方圆二里外,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  只有一个地方,上面只站了三个人。  断桥上。  除了他们,没有人敢站在上面。  围观的人虽多,西湖周遭却几乎鸦雀无声。  所有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眼光全集中在那三人身上。  一女二男。  女的长身玉立,脸若寒霜。  她的容颜能叫男人失魂,女人落魄,  即使是这样冷冰冰的站着,仍然是那样的光彩夺目,  围观的人,超过2/3的眼光都是集中在她身上的。  而她站在那里就像一块寒冰。  她的腰间别着剑。  他中等身材,略带憔悴的脸。  除此之外,好像没有别的词能形容他了。  可他站在那里,周围有一种令人难以名状的气氛。  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氛——  杀气!  使剑的人基本都是左手持剑,右手使剑。  这样才能在任何时候,及时地拔剑迎敌。  只有不懂剑术的人,要么就是傻瓜,  才会右手持剑。  而剑,此时正在他的右手中。  难道他不懂剑术,不可能。  难道他是傻瓜——  估计没有人会这么认为,因为那股杀气。  这两个人,正是近突然崛起的神秘剑客——张亮亮、谭雪。  他们的眼光都射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一个小胖子。  小胖子的身材很高,略有些胖。  他长着一张乐呵呵的脸,乐呵呵的看着对面的两人。  他其实长得蛮帅的,如果不是有些胖。  可因为这乐呵呵的笑脸,  让他看上去很招人喜欢。  围观的人群中有些小姑娘已经对他吹起了口哨。  他确实很让人放松,没有一丝压迫感。  谭雪看着他,眼神逐渐也没有那么冰冷了。  张亮亮看着他,脸色似乎开始有些活泛了。  他是谁?  怎么会和这两大神秘剑客一起出现在断桥上?  他用什么法子能令这两人同时出现?  围观的人没人知道。  他们赶到这里来,是因为有人通过EMAIL广发英雄贴,  称两大神秘剑客将于这日于断桥上对决。  单这一消息就足够令好事者好奇、令他们的FANS们疯狂。  而这小胖子是谁?怎么会站在桥上,怎么敢站在桥上,  围观的人都是一肚子疑问。  张亮亮开口了:“就是你给我们发的帖子?”  小胖子笑道:“没错!”  谭雪问:“你是谁?”  小胖子呵呵笑道:“我叫王磊。”    挑战    王磊。  白领可以叫王磊,教师可以叫王磊,工人可以叫王磊,农民也可以叫王磊。  谁都可以叫王磊。  这个名字比他的人还要普通。  可这个小胖子说着这个名字,就好像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名字似的,  他的样子看起来洋洋得意的。  谭雪:“这么说来,张亮亮并没有给我下挑战书。”  张亮亮:“这么说来,谭雪也没有给我下挑战书。”  王磊笑道:“两位既然已经明白了,也该知道了我的来意了吧。”  张亮亮:“你想挑战我么?”  王磊:“两位一起上我自己吃不消。”  谭雪:“你想分别单挑?”  王磊抚掌道:“对极!”  围观的人中已经有人哈哈大笑起来,有人说:“难道他觉得他也能一举成名!”“难不成他也是天下第二剑客!”  张亮亮与谭雪却沉默。  轻敌从来都不是聪明的,  大多数的失败原因都是因为轻敌。  谭雪:“你只是为了挑战而挑战么?”  王磊:“当然不是。”  张亮亮:“你想要什么?”  王磊:“你们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两人沉默。  谭雪道:“你已经知道我么有什么?”  王磊:“你们原来并没有,只是在你们分别杀了桑佑、令狐虫之后,在他们身上取走了一件东西。我要的正是这个东西。”  张亮亮:“所以你选择挑战,要我们以它来做赌注?”  王磊:“当然我也可以选择其他的方法得到它,比如偷。”  他笑了笑又道:“可惜我要的也不仅是这个东西,偷显然达不到目的。”  谭雪:“有那个东西的人还有不少,你为何偏偏选择我们?”  王磊:“我想出名。”  这是一个很好的答案。  张亮亮:“想出名并无可非议。只是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会答应你的挑战,以那个东西做赌注?”  王磊:“我当然不做没把握的事。”  沉默像空气一样弥漫开来。  围观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仿佛一场大战即将开始,空气中满是杀气。  王磊:“想必二位在来之前都收到在下的短信。”  谭雪和张亮亮的脸色同时变了变,不作声。  王磊笑道:“既然二位都已收着,想来不会拒绝把你们身上的那件东西作为单挑赌注的友好要求吧?”  张亮亮说:“你拔剑吧,我先来。”  谭雪身如惊鸿已掠出十丈外,立于桥栏上。  王磊赞道:“好轻功!”  他的剑负在背上,那么恰到好处的位置,不仔细看的人根本不会发现他身上带着剑。也许是他周身没有一丝杀气,以致让人忽略了他的剑。这对张亮亮来说本是一件好事,似乎他可以极其轻易的挑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但张亮亮此刻的眉头紧皱,神色凝重,似乎遭遇了生平所未曾遇见的大敌一般。  王磊缓缓的拔出剑来。  寒气,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这个小胖子笼罩在一团剑光中。  张亮亮看他有点不一样,  围观的人看他也有点不一样了。  他的剑已出鞘,他就不再笑呵呵的。  他的神色也很凝重,仿佛手中这枚剑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东西。  而他整个人,似乎与手中的剑融为了一体。  张亮亮也拔出了剑。  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是右手持剑。  所以他用左手拔出了剑。  杀气!  一股强烈的杀气令王磊突然有些心跳。  眼前这个敌人,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这一战是吉是凶,对谁都是未知数。  十丈开外,还立着像寒冰一样的谭雪。  本来以为这是很好玩的事情。  现在,王磊觉得一点都不好玩。    共同的目标    这一战,旷古未有。  以本人微薄的笔力只能如此形容。  后来《武林日报》上费了整整一个跨版来报导此事,也未能描述其精彩之万分之一。  据说,写稿的编辑埋头三天三夜、绞尽了脑汁,翻烂了字典。  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时,他的眼睛直了。  当晚吐血身亡。  临死前他说了一句话:  “想写的感觉停不了。”  当天在断桥边围观的人,回家后话也不会说了。  但是当晚,杭州城多了不少流浪汉。  据说,他们就是当天围观的人,  在呆了大半天后,到了晚上爆发了,  指脚划手不停的向妻子及家人描述此事。  家里人不胜其烦,将他们赶了出来。  这一战的精彩难以想象。  剑光消失的那一瞬间,张亮亮的剑指在王磊的喉咙上,而王磊的剑,居然指在张亮亮的眉心。  都很致命!只需稍一发力。  两人的脸色都已苍白。刚才这一战,几乎耗尽了他们的体力。  王磊喃喃的道:“左手剑客……”  张亮亮将剑一撤,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输了。”  王磊诧异到:“你并未输呀!”  张亮亮冷笑道:“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平手这个词,如果平手,跟输没什么区别。”  王磊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道:“这才是真正的剑客!”  谭雪走了过来,道:“相必你已没有能力与我一战,你我这一战该改日了吧。”  王磊道:“我如果还勉强的话那就是自不量力了。”  张亮亮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递给王磊道:“我输了,这个归你。”  王磊不接,他的心里充满了痛苦与挣扎。  张亮亮看着他说:“我知道你此刻一定很矛盾,冒如此大的凶险只为了这个东西,但你觉得并未胜我所以没有资格拿它。但是我觉得我输了,也没有资格再拥有这个东西,就当是我把这个东西送给你吧。”  王磊凝视着张亮亮,道:“你为了这个东西,何尝不是冒了极大的凶险?”  张亮亮面无表情:“既然输了,没那么多说的,你拿去吧。”  谭雪一直在旁沉默的观察,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此刻,她终于忍不住了:“你们推来推去的东西,是跟我一样的吗?”她从怀里掏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信封。  王磊道:“当然是一样的。”他顿了顿,说:“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     奥运!奥运!  (大结局)  张亮亮的脸部肌肉有些抽搐,但他始终不发一言。  谭雪看着他,说:“你真的能为了自尊而放弃这个机会?”  张亮亮始终不发一言,他似乎主意已决。  王磊说:“我本以为你们不会是我的对手,所以你们不会有资格拥有那件东西,那么就算我取走了也不为过。看来不是这样的。”  他又说:“一个真正的剑客,除了要拥有超凡的剑术外,还得有宽大的胸怀和气度,拿得起放得下。张亮亮是我见过的剑客人。”  他又看看谭雪说:“虽然还没有机会交手,不过我已经能断定,你的剑法不会在我们之下。我这次算是大开眼界了!见识了这样两位高手,就算得不到那件东西又如何!”  王磊仰天哈哈大笑,向两个作了个揖,转身就要离去。  谭雪突然一笑:“你为什么要走?”  王磊说:“输了自然要走。”  谭雪:“你们都没有输。难道你不想得到那件东西了吗?”  王磊:“不想了。”  谭雪:“凡事都有多种可能,你难道没兴趣知道这件事情的另一种可能性?”  王磊:“不想了。”他转身走了。  谭雪叹了口气说:“这人还真是傻子,我本来想把我多余的那一份送给他的,他竟然不要!”  王磊突的转过头来:“你说你有两份?”  谭雪:“我说了凡事都有多种可能。”  王磊拍了拍头,呵呵笑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令狐虫那样的人物怎么会只有一份,肯定还会有自己老婆的一份的嘛!”  谭雪从怀里掏出了两个信封,信封映着斜阳,上面的字仿佛在发光“2008年北京奥运会入场券。”,旁边一个五环相扣的LOGO更加夺目。  三人看着这信封,眼睛都在发光。  王磊欢叫了一声:“我爱北京,我爱奥运!”伸手就要来拿入场券。  谭雪将手一缩说:“你的先告诉我们,为什么一开始你要两张券?现在就一张也行呢?”  王磊笑道:“这个简单嘛!如果打不过你们其中一个,还有另一个机会。当然我希望两个都能打赢,这样我就有两张票,可以带上我女朋友一起去嘛!现在这情况,有一张就谢天谢地了,我还敢要两张吗?”  张亮亮的脸上有了笑意。  王磊又说:“那你原来另一张票是留给谁的?”  谭雪脸色一沉说:“留给我的对手。如果有人能和我平手,我就把票送他一张,邀他到奥运上一绝高下。”  王磊笑道:“那你这次送对人了!”说完伸手又要来拿入场券。  谭雪又将脸一沉:“你还有件事没做。”  王磊愣住了:“难道要打一场。”  谭雪:“你连谢谢都不讲吗?”    尾声    断桥一战后,江湖中人将谭雪、张亮亮、王磊并称为“三大剑客”,并将他们誉为“08奥运潜质选手”;谭雪还被称为“史上惊艳女剑客”。面对三大剑客,所谓的天下剑客、天下第二剑客的称号已经失去了意义。  2007年8月,人们在在一则电视广告里看到他们三人的身影,那则广告叫《08等我来》。     共 53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国内治疗羊角疯病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