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津信息港 > 法律

熟透的季风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46:10

也许夏姑娘真的好失望好伤心;都七月份了,还三天两头的嚎啕大哭。这不,蕴蓄的泪滴;突然从半空倾泻,畅快地降临……  修河人自古以来都靠修河赐福,旱涝保收,从不奢望老天的同情吃饭。所以修河人对天也少了恭敬。这季风烈日当头,不仅熏得人嗓子噗嗤噗哧直冒烟。而且地里的棉花也被折腾得东倒西歪、奄奄一息……  不远处,一阵大风却将一位正埋头田间劳作的老农头上的草帽,丢进了田垄的水沟里。于是,老农便拖着瘫软的双腿边找草帽边骂天:“唉——狗日的,真见鬼了!雨一停出个“火盆”不说,且还来这么大的风哟!”  骂归骂,修河人总是那么悠闲惬意,天热正好有个理由回家关上门搓麻将呵,或者骑着摩托车约上几个好友出去兜风、喝冰冻啤酒。  都午休时间了,而修河背后的一间政府办公室,还趴坐着一位年轻人;他衣装整洁,脸上写满了不满与委屈。虽然,他将冷气开到了,可还不停地用手中的出勤表扇着风。而后,他实在掌控不了四周的溽热,便直起身子;倚靠着椅背,双手交叉托着后脑勺,闭目养神,一动不动。这盗用一句俗语的话,就叫“心静自然凉”呵。  这时门口送来一阵微风,那风吹得他眼角微微一笑,随即听到一阵铿锵的脚步声。  “看你状态,感觉你好忙哦!”大约两分钟后,一位带着深度眼镜的青年人闯进办公室道。  “还好呢。矮油——陈大记者驾到哈!”郝楠见到老同学陈斌便开心地调侃道。  “切!郝少爷,你甭给我装了!你的神态已出卖了你呢!哥们,有什么需要的话,告知一声呵。”陈斌见郝楠强颜欢笑便微笑道。  “有什么需要呢?”  “我的意思是说你工作上有烦恼的话,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解决呵。”  “你怎么知道我有烦恼呀?挺好的,落得个自在。再说了,老麻烦你陈大记者我也不好意思哦。”  “真是滴!跟你老同学我还客气啥哦?你要林书记的手机号不?我可以给你。有什么麻烦,就给他联系。我觉得他那人还行。”  “要他手机号何用?领导册子上谁的电话都有哇,从来都没想过给这些领导联系。”  “人在官场上,“潜规则”真不可忽视!虽说背景与背影;只是一字之差,但它们的释义却是天壤之别呵!不瞒你说,我混了个电视台的记者,全仰仗官场上的亲朋好友哩。”  “哦!这个,我也听说了一点。不过,官场上的事都很复杂,我只做好自己的工作,其他的事也都跟我沾不上边儿呵。”  “嗯!所以说官场上的事情,“潜规则”太重要了!如不是上面有人保我,说不定,我早就被有的人穿“小鞋”了呵。”陈斌苦笑道。  “为什么呀?!是不是你写了几篇文章呀?”  “我也不太清楚呵,也许是吧!”  “哦!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忙,而是上班签个到,然后做自己的事,其他的事我都不管,副局长叫我做的事我都不鸟一下!我发现现在的人都太假了!”  “哦!我们不是天使,哪怕再虔诚的双手也无法改变生活的轨迹呵。有麻烦事就告知一下哦!目前,有关部门的领导还买我的帐呵。”  “麻烦事还真没有,就是看到有些事很可恶!”  “哦!那就好!其他的事情就争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只要我们自己过得开心快乐就行呵。”  “我现在有时想辞了工作出去做自己的事,呆在这破地方真的没什么意思。”  “啊——你说什么?!”郝楠话音刚落,陈斌惊讶得啊了一声。  “在家挺开心,一到单位我就不爽。”郝楠接着道。  “为什么?!”陈斌追问道。  “以前的领导挺信任我,我还做些事情。就是因为信任我,有的人就心里不平衡。其实,对他们而言,我比谁都要忙很多。很多副职担任的专项工作在技术方面都是我搞定的,现在领导换了,他们就换了一副嘴了,上次后备干部投票我只得了三票。得多少票我真的不在乎!可气的是不止三人在我面前说投了我的票。”郝楠平和道。  “那谁是你的上司?”陈斌又追问道。  “不管了,都过去了,我自己做点东西,补贴下家用。工作我就做完自己的事,其它的我就不管了。”郝楠接着道。  “哦!哦!那我改天问问朱处长。”陈斌听后便惊讶得瞪圆了眼睛连连哦道。  “上次我们副局长周六要我去市里办事;虽说是单位公事但那是因为别人没有按时把资料搞好给我审核,以至时间过期了的。可副局长偏要我到市里找我对口的人把资料审核通过。因我周日要带小孩,让他找别人去,而他终还是要我去。于是,我就说“好,那我带着小孩去吧”。而郁闷的是;新局长一来却连这事也说了,说我不听领导指挥。”郝楠纠结道。  “别问了,我现在不想再惹什么事了。”接着,郝楠又摇头摆手道。  “没事呵!我会比较委婉的跟有关领导说这事。”陈斌微笑道。  “千万别说,这点小事,说起来真丢人!再说别人投谁的票呢是人家的自由,这是不能干涉的。其实,我告诉你这些,只是觉得有些人太虚伪!你不能因为我以前是后备干部就一定要人家投我后备干部,毕竟黄书记都走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前书记的事,现在谁再买帐哦?”郝楠提高分贝反问道。  “唉——那好吧,我就跟他们说你很,叫他们多关注你呵!!”陈斌长叹一声后便又微笑道。”  “谢谢呵!在这里混真的要脸皮厚,有些事我真做不出来!上次那副局叫我帮忙弄个材料,我气不过就聊他一下,我就说:“领导,你是不是没投我票?”他愣了一下,没想到我会这么问,过一下,他就说:“你怎么不跟我提前打个招呼嘛?”我接着就说:“局长叫我做这个事,你把材料拿跟你打招呼的同志那里,叫他帮你搞吧呵。”郝楠讪笑道。  “这个鸟领导谁呀?你真牛!!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做呵!”陈斌一听便不禁竖起大拇指赞道。  “别问了,我都觉得搞笑。”  “你不说,那得麻烦我去查呵。”  “千万别管这事哦!!”  “没事的!!我只想见识见识这位鸟领导呵!”  “再说他们的工作都是按组织部要求的正规程序走的哦,没有纰漏。其实这位副局的工作还是很专业的。以前都还好;以前他有个同学是县委副书记的,他是很有希望搞局长的,结果他同学提前调走了,结果他的局长位置就没戏,于是,他就一肚子意见。以前的他对我还不错,其实都对我不错(尽管是表面的)。”郝楠补充道。  “官场的人脉,很关键哦!”陈斌加强了语调道。  “是的,不说了呵,上班时间也快到了呢。”郝楠边整理桌上的文件边道。  “啊——已14点了。糟了!糟了!”郝楠才说完,陈斌便忙抬起手腕看表,看完他便不禁急得连连糟道。接着,他便飞奔而去。  “郝楠,昨晚我把你那天的谈话涂鸦成个杂文了。你不会介意吧?”一个星期后的晚上,陈斌拨通了郝楠的电话。  “什么谈话?”  “就是你和你那个局长的谈话呀。”  “哦!是那件事呀。对了,陈斌,那次谈话,你多加工一些。”  “当然啰!我现在还没发出去呢,想尊求你的意见顺便希望你可以多提供点素材。如果你不方便提供素材,我自己也可以构思呵。”陈斌在电话里自恋道。  “你完全可以写,发挥你的想像力去构思吧,你以一个机关的普通比较有能力却不能提拔的年轻人作为原型写,我不属于有能力的,但我知道很多这样的人。其实我有几个很好的朋友,真的可以说是能力很强,为人也很好,工作很认真,每次去他办公室都忙得不行。其中有一个人做了四五界后备干部,都快四十岁了,还是普通干部呢!”  “嗯,好哦!我写个杂文应该没问题呵,咱好歹也是一记者嘛。怪不得人家说这年头,各级领导虽然位高权重但对群众要求还是蛮关心滴!凡男人求领导办事,领导都会热情地说:”你怎么不提“钱”(前)来讲嘛?“凡女人求领导办事,领导总是推脱地说:‘我很忙,“日”后再说!’呵呵——”陈斌在电话里偷笑道。  “这句话在一些官场小说里经常出现呵。只是作为幽默,实际情况可没这明显,要含蓄点。”  “是的,明白!我只是以小说的形式去发表滴呵。”陈斌微笑道。  “呼呼——”忽然,一阵风中断了陈斌的电话。原来陈斌打电话时忘了将稿纸《熟透的季风》收藏好,以至被窗外忽临的大风刮落在湿漉漉的地板上…… 共 310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那种方式治疗急性附睾炎成果好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哪家医院能看好癫痫病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