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津信息港 > 美食

单纯的爱情里也有水性杨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28:18

饭桌前,安吉悄悄地脱掉了一只凉鞋,脚尖轻轻抚摸柏力的大腿,表面不动声色地吃着水果沙拉,眼神却直瞄柏力。他的腮帮一鼓一鼓,眼神窃贼般闪烁。安吉突然想笑,她把脚又放回了鞋里,然后推了推木醇,两个人便去了木醇的房间,安吉狠狠地咬着他的唇:“要我。”  她知道,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痛苦地盯着他们,她却感觉到了从没有过的快乐。她知道,她不想报复,她只想得到快乐。    以打球为名  安吉是以打乒乓球的名义把木醇给勾上的。  她早在他的博客里看到他的照片,悬直的鼻子,丹凤眼,线条分明的唇,脸色和婴,笑得一脸桃花。有几分像李俊基,却没有李俊基的冷。如此俊俏的男子,眉宇间透着几分失恋后的幽怨。她想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冲着他资料里的爱好,她练了两个月的乒乓。凭她现在的功底,居然一般人都不是她的对手,她想对付木醇应该是可以了。  她冲着他的头像喊,打乒乓去,许久没练,手痒了。他马上答应了,于是约在某球馆见面。有时候,以这种的方式开始,见面倒是变得顺理成章。  她换上了一件白色的运动衫,白色的球鞋,把头发扎成了马尾辫。化了淡妆抹了美宝莲淡粉唇彩,看镜子里的自己,25岁的女子,原来也可以如此青春焕发。  眼前的男人一身白色的运动装,干净利落,令安吉微微失望的是他没有照片里那样明艳动人,媚眼如丝,却多了一个男人走向成熟的过度期所散发的轻微沉甸感。  这种沉甸感对于某些女人有着致命的杀伤力,对安吉却犹如小雪落在棉花上,没有什么触感。因为她跟一个足可以当她父亲的男人相恋过四年,那男人婚是离成了,但娶的却不是她。然后她便开始水性杨花。  安吉笑着说,你怎么可以跟我穿情侣装?木醇左眉微扬,你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木醇微笑的时候嘴角出现好看的幅度,安吉冲口而出,你笑起来像切成片的西瓜。木醇疑惑地看着她。  很想让人咬一口啊!说出口后安吉才发现不妥,来打球也说如此暧昧的话。她忙着拎起拍子,手里抓上,一个球,开工吧!  那一局,他们打得相当过瘾,因为旗鼓相当。木醇对这个看似嬉皮的女子刮目相看,女人能达到这个水平不容易。一轮,安吉说了条件,谁是输了谁请客去欧洲城洗澡,出了一身汗,澡总要洗的吧。  木醇让了她两个球,女人请男人,他总觉得有点不妥。他输了,便不安心地请她洗澡。    鸳鸯浴  到了欧洲城,服务员看他们一身情侣装的模样,便问,你们洗鸳鸯浴吗?安吉红了脸,木醇摆了手拒绝。安吉却说,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安吉跟了服务员上去,木醇如不跟上去,倒显得小气。只得三步作两步,想了想,不就是洗澡么?洗了再说。到了那里才傻了眼,因为他没有过这玩意。  只见一个房间里有着偌大的浴缸,漂浮的水汽之上,漂浮着鲜艳的花瓣,旁边还放着一些浴盐。空气中散发着玫瑰花的浓香,和木樨的幽香。安吉三下两下就脱光了衣服钻进了水里,然后看着木醇嗤嗤地笑,那笑声像一根导火线突然在木醇的身体炸开了一样。  他脱了衣服就潜进了水里,然后摸索着她的身体。只是一触到,她的身体便像长了鱼一样粘滑的膜,滋一下滑开了。浴缸能有多大,他知道这与其说是好戏的前奏,还不如说是挑逗,结果都一样,都会进入主题。  当木醇感觉内心已失火,安吉却是很严肃地给他抹上浴盐,然后细细地给他洗澡。像母亲对待一个婴儿,面容纯情圣洁。他迟疑了一下,他想回报安吉,但他发现自己无法做到,他怕自己一摸触到她的身体,便无法自制,情不自禁。   共 139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吃什么好 让男性恢复自信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医院
成年癫痫病的病因有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