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津信息港 > 生活

2017年曾被调侃为页面仔的前端码农们过

发布时间:2019-03-21 13:34:06

一直很热闹的前端人才市场,在刚过去的 2017 年也不太平静。

一边是薪水和地位继续见长,前端技术也异常活跃;一边是互联红利期过后,市场回归理性,找工作艰难的抱怨声四起。看似矛盾的两种情景并存,不禁让人疑惑:这一年,前端程序员们究竟过得怎么样?

100offer 在走访了几位今年跳槽的前端开发者和行业专家之后,结合数据,给出了我们的答案:初级前端程序员供给泛滥,待遇恶化,犹如浸入冰冷的“海水”;而中高级工程师却议价能力向好,“火焰”越烧越旺;企业也在招聘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17 年的前端,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说明:

文中数据除单独说明外,皆来自 100offer 平台。

100offer 主要服务北上广深杭及海外 2 年以上经验的互联人。本文数据取自 2015 年至 2017 年经筛选在 100offer 匿名展示的人才,他们收到的面试邀请和薪资普遍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一、人才供需僧多粥少,竞争白热化

前端兴起的过去十年,

2017年曾被调侃为页面仔的前端码农们过

也是用户体验飞速增长的十年。得益于前辈们努力打下的江山,前端在技术团队中越来越受重视,早已脱离了“页面仔”“鄙视链底端”“边缘化”的尴尬。技术上,各种新框架、语言和工具也层出不穷。

因此近几年,前端工程师的整体地位在提升,加上互联的红利期,前端入门壁垒相对较低,看中这块肥肉的人自然不在少数。100offer 的平台数据显示,想找前端工作的程序员,从 2015 年开始连年增长。

但是,进入 2017 年,他们当中越来越多人的求职路却遭遇了“滑铁卢”。

从上图可以看到,虽然 2017 年求职人数的增长已经放缓,但企业发出的总面邀数却下跌明显,导致整体市场竞争更激烈。“今年前端工作不好找”似乎已经是一个不争的现实。

真是这样吗?在陷入焦虑之前,我们要先明确:为什么企业招聘的前端岗位收缩了?

自从 2015 下半年以来,资本寒冬导致互联和创业市场整体遇冷,很快就传导到研发岗位的收缩上。前端在研发团队中的岗位占比原本就有限。以外包公司为例,团队配比大致是 1 位 PM、1 位 UI,加上 1~2 位前端和 4~5 位后端。因此,在行业整体收缩的前提下,新业务需求释放出的前端岗位量,也远不及后端。

不过,企业开出的岗位减少,却并不意味着对前端开发工作量的需求变少了。由于前端技术栈的不断更新,效率提高,同样的前端人数,能完成比以前更多的职责范围。在不少企业,1 位前端工程师就能搞定移动端和 web 的开发,甚至负责一部分后端。

同时,并非所有互联领域都在“缩招”前端。

从数据来看,电商是当之无愧的前端招聘“大户”,在 2017 年保持了岗位需求量的迅猛增长。

个中缘由不难理解。热钱消逝后的互联市场,各种商业模式之间的竞争也转变了思路:从过去动辄造一个新产品的“增量博弈”,到用体验优化和运营手段,抢夺存量用户。电商行业的页面更迭季节性强,需要不断打造丰富的视觉和交互体验,拴住消费者挑剔的心。

反观移动互联领域,在创业热潮褪去后,对前端的需求量跌回了 2015 年的水平。至于金融、企业和数据服务等,在经历了产品从无到有的阶段之后,页面改版和重构的工作量相对稳定,因此相比起 2016 年的大幅扩张,今年他们对前端的招聘需求基本持平。

二、人才质量提升,初级人员的海水与中高端人才的火焰

从人均面邀和薪资的变动上,我们发现,虽然分配给每位前端“萝卜”们的“坑”变少了,但企业的面邀薪资却连年水涨船高。

这又是为什么?还是那句话,在激烈竞争下,经受住考验的永远是那批更的人。2017 年回归理性的前端市场,沉淀下的人才质量比往年更高,整体的议价能力自然也在往上走。

口说无凭,我们直接看下面图中的求职人群构成:2017 年求职人群的增量,几乎完全来自于工作 7 年及以上的高端人群。而 3 年以下工作经验的初级人才,在 2016 年的快速涌入之后,今年人数甚至还小幅下跌了。

1. 海水:初级前端遭遇淘汰

从下图可以看出,每年人均面邀的下降,主要源自市场对初级求职者的需求锐减。

新手的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今年找工作,比我毕业时还要更难一些。像我们这样做了一两年前端的人越来越多,前端大家又很看好,竞争太厉害了。”回忆起自己在 2017 年底的裸辞找工作经历,前端工程师林立用了“困难”二字。他在 2016 年本科毕业之前,报了培训班学 HTML、CSS 和 JS,毕业后去一家数据服务公司工作。辞职后,几乎 12 月的每个工作日他都在面试,在近 20 家企业里终拿了两个 offer。“有一位和我同时期离职的同事,现在还没有着落。”

跳槽薪资涨幅讲述了一个更残酷的游戏规则。进入求职市场看机会的初级前端程序员,不仅期望薪资一年年压低,跳槽后的薪水也是连年下滑。因此,对于鱼龙混杂的初级人员,前端市场的确已经进入全面清理期,优胜劣汰带来的是人才质量的整体提高。

2. 火焰:中高级前端越来越吃香

过了一定工作年限的求职者,无论是不是身处互联,市面上与之匹配的高端工作岗位总体是减少的。然而 2017 年,前端高端人才收到的面邀数却并没有与初中级岗位拉开明显差距。

结合上图的跳槽薪资可以发现,中高端人才的议价能力越来越强,以至于拉高了整个市场的平均薪资水平。况且,高端群体的很多福利回报,并不直接体现在这里统计的现金薪资上;如果加上股权,他们当中不乏有近百万年薪的人。在遇冷的大环境下,中高端前端程序员们仍然保有强劲的“刚性兑付能力”。

三、企业门槛提高,什么样的前端人更受青睐?

除了市场整体人才质量抬高之外,100offer 在咨询了几位前端专家与人才顾问,并回顾大量的前端招聘 JD 后发现,2017 年,互联公司对一个前端候选人的预期也更高了。

1. 基础扎实,对具体主流技术栈要求趋严

“上半年我们在帮助前端候选人应聘时,总体来说求职阻力不大;但是到了下半年,一些大中型的公司开始对具体掌握的框架有更严格的要求。”100offer 人才顾问 Summer 向我们透露。

从以下两份 JD,也可以一窥 16 年和 17 年,大厂对薪资相近的高级前端工程师的不同要求。

2016 年:

2017 年:

熟悉 HTML、CSS、JS 只是基础,在此之上,一些企业明确提到,希望招对 react、vue、weex、webpack、nodejs 等至少精通一门的候选人,且重视项目应用经验。

一面是企业对技术更严苛和细化的要求,一面是前端领域尤其迅猛的技术新陈代谢速度。对于此,要有危机意识的,绝不仅仅是初出茅庐的培训班学生或应届生。即便是工作多年的程序员,如果一直积累的是相对老旧的技术栈,而没有争取新的项目机会,或利用业余时间跟上主流,在跳槽时也很容易被市场淘汰。

2. 更看重技术广度,兼具跨终端和后端开发能力

在前几年,具备非前端脚本语言(Java,PHP)的开发经验,对于中级工程师只是加分项,“至少熟悉一门后端语言对于高级工程师,才是必须项。”

然而,到了今年,企业开始更注重前端工程师的技术广度。一个的前端,要做到的不仅仅是“T 字型”,而应该努力成为精通前后端至少两门语言的“K 字型”人才。

用新浪移动前端技术专家、知乎前端话题回答者小爝的话来说就是:

前端行业整体积累时间太短,以后会趋于回归其他编程语言现在的正常情况。人才天花板很快就会到了,大家纷纷去跨界发展,以保证自己的行业地位和技术水平和工作年限成正比。

无论在前后端分离、移动开发的范畴内,还是国内互联公司的团队架构上,“大前端”的概念正在被广泛接受,比如易、阿里、陆金所、新浪移动、美团点评和饿了么,都有大前端部门。身处其中,前端工程师需要承担终端开发、工程化等看似“不那么前端”的工作。

以新浪移动大前端团队为例,团队负责用户和广告产品两大方向,其中就包括大量的广告系统后台和模板的开发工作。“除了业务之外,我们大前端还包含了一些 PHP 和客户端的同学,是一个全面和有独立战斗力的 team。”小爝总结道。

陆金所前端团队负责人方晓也告诉 100offer,他并不会把团队的工程师按照“端”来划分岗位,而是以业务条线划分;一位“大前端工程师”,要能够胜任这条业务线上 PC、移动端(包括 Native 和 H5)等所有不同端的工作。这对工程师的技术基础和快速学习能力,是一场考验。

在方晓看来,整个行业今后对前后端人才的综合实力考核,只会越来越注重;如果不及时拓宽自己的技术广度,职业发展恐怕会遭遇瓶颈。“我也见过很多‘框架型’人才,真的就是只愿意写 React,或者只写 Vue,不愿意碰 Java。“他的语气有些无奈,“这样的发展空间挺狭窄的”。

3. 更加重视综合能力和职业素养

今天的前端不再是配合型、边缘化的工种,而是技术团队中需要跨岗位沟通的人,要经常和交互设计、产品、后端、测试、甚至运维打交道,因此,企业在面试中,对沟通能力的要求也比以前更高。

职业素养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不同团队和 leader 之间没有的统一标准。方晓透露,他为自己团队招兵买马时,会着重考察应聘者的心、问题解决意识,以及快速响应能力。

他认为:“前端一定要有‘攻城狮’意识,在打仗攻城的时候,前端是冲在前面的人。因为无论是产品还是后端,任何不好的流程、bug,终都会暴露在前端,好的工程师要能够快速判断问题出现的原因,和后端一起背锅。”

而小爝会在面试中观察对方是不是够“聪明”,因为面对问题的理解力,是和自学能力完全挂钩的。相比之下,一个人的培养潜力比他目前的技术水平还要重要。

4. 更挑剔的资历背景和硬性条件门槛

由于供给饱和,公司对候选人的资历背景也更挑剔,中型以上公司尤其如此。非名校、名企出身的求职者,比以前更容易与机会失之交臂。然而,经历过资本寒潮后,能容纳他们的小公司数量也在减少。

Jason 是通过 100offer 在今年跳槽的一位前端工程师,有 6 年工作经验。当年在名校就读本科的他,为了创业选择了主动放弃学业。在以往的找工作过程中,他的肄业经历并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影响。但从 2016 年他的上一次跳槽开始,情况就不同了。“我明显感觉到,一些大企业对学历卡得很严。今年就更是如此,到手的可选择机会比以前少得多。”

2017 年,前端市场回归理性,进入了大浪淘沙的“换血”时代。正如前文所提到的那样,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背后,是从业人员素质的整体提升。企业不断抬高筛选门槛,基础薄弱的新人和没有及时构建竞争力的“老程序员”,都要注意积累扎实的基本功、技术广度与深度,以及职业素养,才能抓紧时间“游回岸上”。

机器学习,大数据分析,物联,小程序……风潮一波接着一波,预计 2018 年,还在原地踏步的普通前端,会更加无法满足企业和团队的需要。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你只有拼命奔跑,才能留在原地。看似鸡汤,但对于今天的前端人而言,现实的确如此。

与所有正在努力的前端程序员们共勉。

(为保护候选人隐私,文中Jason、林立均为化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