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津信息港 > 教育

天钧

发布时间:2019-06-25 01:25:32

这一天,叶依晨的心情说不上好。在成邦带着大部分人马离开之后,她要负担起整个黑山堡的统筹建设工作。大部分时候,需要她决定的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事情,比如某个施工队集体吃坏了肚子要调拨药材,比如几个堡中的子弟溜下山去玩结果和谁谁起了冲突……黑山堡的外墙装饰,在空地和需要遮蔽掉一些痕迹的地方如何布置树木种植,从永安到黑山堡的道路是不是需要提升一个建设标准之类都算是正事中的正事了。不过,黑山堡就是在叶依晨日益暴躁的脾气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建设、壮大了起来。黑山堡的外围的墙体增补修筑首先完成,从黑山堡到永安的道路沿途主要的四个哨站兼驿站紧接着完成,立刻成为统筹整条道路的关键节点。在只有黑山堡的老人们担负的工程中,对附近所有山中的哨站的修筑完成了,山间的小道也简单修葺了一遍,虽然看着仍然简陋,但对差不多从一出生就在黑山堡附近活动的堡中老人们来说,条件已经大大改善。更别提不少哨站本来就是暗哨,压根不能大张旗鼓地修路。山脚下的商站、货栈没花多少心思就已经完成了,倒是黑山堡里用来安置堡中人员的住宅区仍然在艰难地进行各种基础建设。叶依晨对自己得呆着的生活环境的要求,怎么也不可能低了。以前在山里,哪怕是稍微有点条件叶依晨和婉儿也会尽可能改善生活环境和条件,在金线鸟的老巢里,她们就迅速而有效地发挥这方面地长处了。可现在,黑山堡看起来是以后相当一段时间需要呆着的地方,不管是建筑体式、还是排水下水、公共卫生等等设施,叶依晨都完全不会妥协的。而另外一大块需要叶依晨操心的事情,则是飞行器修配所的建设,以及在一团仓皇中仍然要组织相当数量的物资和人员交给魏庸元去进行飞舟的研究。其实。年纪轻轻就开始帮着处理国政和外交事务的叶依晨,在处事上还是很有一套的,也并不排斥繁重的事务。但一个女孩子忙着各种麻烦事,总是无助于保持心情愉快就是了。而且。这些日子来,她的脾气虽然见长,但周围的人对她的尊敬也是与日俱增。这个看着柔柔弱弱的年轻女子,处理事情的能力实在是让人惊佩。至于脾气,那只能是周围的人实在是太笨,完全跟不上叶依晨的节奏。而到了这一天,叶依晨的心情之恶劣,大概算是到达了顶峰了。本来,忙了一晚上,刚刚处理完黑山堡这一个月的账目。叶依晨才刚睡下去不到一个时辰,正是睡意浓的时候,侍女仪虹就叫醒了她,说是魏庸元在后山的飞行器修配所有事情找她。叶依晨本来就是一肚子火气,好不容易睡下的。累积了起床气之后,似乎整个人都乌云密布了起来。仪虹胆战心惊地站在一边,伺候着叶依晨洗漱停当,却是连细微的声音都不敢发出,唯恐引起叶依晨的注意。不过,叶依晨并不是那种迁怒于人的性格,顺了一下气之后。她吩咐道:“先准备早餐吧。估摸着也用不了太久我正好能回来吃上。”仪虹使了个颜色,站在一旁的另一个侍女连忙躬身退出,去厨房干活了。叶依晨看着自己周围这些侍女,却是有些无奈了。眼看着现在的排场,倒是有些渐渐向着之前的公主的身份在靠近,可身边能放心使唤的。却是一个都没有。婉儿还要继续在山里料理一方事务,轻易脱不了身。金线鸟现在可是他们这一帮人的重要倚仗之一,光是黑山堡这里就用了不下五十只金线鸟用来传递命令和情报,以及巡守山林。这一批批的金线鸟能够送来使用,固然是因为小金的配合。却也仰赖婉儿在山里不断训练,让金线鸟能尽快了解他们的日常要求,能理解常规的手势命令,以及能够将自己看到的情况,用简单的鸣声变化来表达出来……如果婉儿在,碰上叶依晨这样的脾气,少不得会嘻嘻哈哈地调侃几句,扯上些没什么关系却有趣的话题,几乎瞬间叶依晨的心情就会云开雾散了。而没有了婉儿在身边,很多脾气,叶依晨却也只好自己消受了。从她现在居住的殿阁走到飞行器修配所,也就是一刻钟不到的样子,只需要经过两道门哨。现在的修配所规模不大,又由于山里到处确认,只能将核心机密尽可能集中在一起进行集中管理,这才会有这样的保卫安排。目前,大家还是挺满意这种安排的,几方都没觉得有太大的不便。在叶依晨抵达修配所的时候,魏庸元已经在门口等着了。魏庸元神秘兮兮地让叶依晨来到配属给他的一众助手们中间,忽然小心翼翼地说:“你们应该不是楚国人,而是越国人吧?”周围那些人,本来就是浮槎上的技师、炮手等等,自然都是叶依晨的死忠,都是越国的精锐。听魏庸元这么一说,都是大惊失色,几个人立刻拿着手里的工具,像是要一拥而上的样子。魏庸元却笑了笑说:“要是我真有要不利于你们的意思,干嘛和你们说这个?想办法钻个空子让人去举报你们多简单?好歹你们也算是救了我,我怎么也不能那么不知好歹啊。”叶依晨也笑了笑。魏庸元会在这里这么问,那显然不会不利于他们,而更像是某种宣告,表示会和他们一起担下些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叶依晨问道。“我好歹也是研究飞舟、浮槎一辈子的人了,这里面的道道太清楚了。楚国的飞舟和越国的飞舟,本来设计风格就非常不同。虽然越楚两国互相学习的机会多,但根本的传承却是不会变的。与此相应,大家在操作飞舟、维护各种器件上的规程,也就不同。楚国的飞行器一直都细致周到到了繁复的程度,倒是不如越国的飞行器,越国的飞行器设计简单实用,易于维护,其实更有利于战时。而且,日常的维护规程一板一眼,一直都有浓重的军旅风格,而非楚国的飞行器维护,更在意各种细枝末节的调整磨合。差不多一看技师们调整飞舟框架的手法,我就能看明白了。对我来说,这实在不是什么秘密。倒是你们这帮人,怎么会带着一大堆飞行器的技师和炮手来楚国的?”叶依晨可没准备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那你现在欲待如何呢?”“没什么如何的啊。我不是已经是个死人了么?至少商会那边这么觉得了。而且我也没有家小需要在意,当然是哪里可以让我继续好好研究飞舟,我就可以在哪里。我觉得,你们之前似乎就已经在研究着点有趣的东西。我也很有兴趣啊。而且,这里的好材料太多了。我有一个想法,觉得,你们应该会很感兴趣。不过,需要用到不少材料,所以还是先把事情挑明了比较好。”叶依晨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我们从金线鸟身上察觉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所以之前我们的技师也有些研究。不过,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明就里,毕竟我也不过是刚刚踏入术士的门槛,对这些事情不甚了了呢。”“当家人只要知道大概就可以了。”魏庸元自信满满地说:“飞行器方面,尽管交给我就行了。”“哦?似乎你在风行商会的履历,并不太让人放心呢。”叶依晨审视着魏庸元。“咳咳,”魏庸元掩饰地咳嗽了两声,解释道:“小姐,你知道当初我在为风行商会设计什么吗?你知道为什么会失败吗?”“我怎么可能知道。魏先生还请明言。”魏庸元叹了口气说:“风行商会想要一种介于飞舟与云梭之间的飞行器。我给出了一个方案,但要用到大量兽骨和妖核,商会那边妖核不少,但兽骨就很不够规格了。所以,我只能再想了一个用妖核和金枝木搭配的灵力导引骨架结构,来解决缺乏兽骨的问题。没想到的是,试验的时候,这种导灵骨架表现不算很好……”魏庸元当时的情况,何止是不好?导灵骨架系统在一次试验中,整个爆裂了开来。金枝木的特性就是随着灵力可以改变成不同的性质。当时,被法阵激活了的金枝木框架,似乎出了点什么问题,一下子材质变得脆而易碎。整个框架在灵力冲击下爆裂开来,碎了一地,大大出乎了魏庸元的意料。魏庸元现在也没办法去核实到底当时是出了什么状况,但料想是有人在妖核构成的法阵里动了手脚,故意陷害了他一把。之后,风行商会对魏庸元就完全不信任了,这次更是把他发配式地带来了永安这边,配合商会的开拓。不过,阴差阳错,魏庸元现在倒是很愉快地在研究些什么。现在的东家,手里的各种妖兽材料真不是一般的多,质量更是难以想象地高。一生以研究更强大的飞行器为己任的魏庸元才不会在意到底服务的东家是谁,只要能给他充分的发挥空间就好。而他,这次要用来在新东家面前展示自己能力的东西,也足够让叶依晨惊讶上一把。魏庸元居然想要试制可以批量生产的单人飞行器……这种东西,似乎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呢。

滁州的癫痫医院
丽水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好
梧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