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津信息港 > 网络

拆圆成线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12:11

这一次,我要把圆拆成一根直线,你在这头,我在那头。    那是一座很高的楼塔,青灰色的壁色,顺着楼梯缓缓蔓延,长长的旋转楼梯,渲染一种不知名的吞噬气息,木质的扶手微微有些冰凉。一梯,是否该完结了。踏上一层薄薄的木板,倏地,世界破碎。  “殿下,王后请您醒后去晚华殿。”  “知道了。退下吧。”手指疲倦地支撑着额头,又是这样,每次到,都是突然醒来,那塔顶,到底有什么。拉下帏帘,望着窗外那一座和梦境里一摸一样的楼塔,总仿佛有种灵魂压抑的感觉,无法摆脱,无法释放,突兀的指节握住窗沿,等我,我会找出来的。眼眸低下,把一切影子掩藏起来,再抬头,已是一片清明。  拖地的繁华袍子,扫过落满雪色的石板路,身旁有没有灯,只看得到远处的灯火通明,晚华,晚的朝霞。为什么不是晚的夕阳,知生记得,他问过王后。那个早已经过年华沧桑的女子,竟然像个孩子一般满怀的诚挚地心情,告诉自己,我亲爱的殿下,那是您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知靡能日日夜夜守着您的初,已是的幸福。  知生对于这样的回答,无言以答,轻抚靡的发丝,浅浅一个吻落下,知靡,如果没有如果,那我们就这样一直下去吧。  对知靡,他是有愧疚的。他的心并未她而开,还是执意娶了她,只为那一抹熟悉的眉眼。    没有人知道这座塔的历史,好似是开天辟地以来便已存在,哪怕世人都老去死去,它还是屹立在这悬崖之上,飞雪,日日夜夜,从未停息过。  知生。这声音是种魔咒,看似远在天边,又捉摸到它就在你耳边。思绪从脑海里倾泻出来,像是乱流的大海,抨击着海岸线,太阳穴被撞得隐隐发疼。你就在我灵魂里,我感觉的到你的存在,你在哪。  回答自己的,只有那不断落下的潮水声和那无边无际的回声。  海岸的风总是很大,吹得长袍都飘起,发丝错乱。知靡,你又来了。  从身后被人抱住,纤细的身躯像是随时会消散的飞鸟,禁不起海浪的冲击。知靡,你为什么总做这种梦,海,岸,塔,那个楼梯,我一直上不去。知生感觉后背有些湿润,殿下,这不是我的梦,是您的梦,我的梦里,只有你,没有她。这是知靡次没有用敬语。  请跟我来,我带您去找她。    知靡是个的造梦家,她拥有和知生一样的梦。在这里,有这样一句话,同梦,便是同人,不同,便是离人。年少时,互相进入彼此的梦,原以为是天长地久,可哪知,那一梯被锁住的楼阁,注定了两人的不同。  又是楼梯,知靡走在前面,瘦弱的身子一直挺得很直。殿下,我可以一个人走到尽头。知靡拒绝了知生扶持的手,直直地向前走,步子很快,仿佛一慢下来,就会让自己迟疑下来。我陪你,低低的嗓音响在这无边际的世界里。刹那间,知靡的手掌已经落进了那双修长的手指里,十指相扣。  缓缓上升的楼梯,是梦的边缘了,意料之中的铁栅栏把视线挡住,知生注视着这深青色的隔绝,不由得有些恍惚,灵魂微微颤抖,又是那个声音,知生,比每一次都来得清晰,是谁,谁在呼唤我。手指微痛,知靡握了握自己,殿下,打开这扇门你就可以看到了,你心底的影子。  你知道里面有什么。这是一个陈述句。是的,我亲爱的殿下,我知道,我比您更了解您。  走吧。手指抓住想要逃脱的知靡,既然你不希望我看到,那就不要看了。  这一次,方向变了,知生走在前面。知靡,我欠你的,我会还。    知靡,我还是毁约了。这是种无法抑制的欲望,比那海岸线的风景还来得诱惑,再次登上那长长的木楼梯,这一次,不是梦境,手触及的是真实的冰冷,回响的是空荡的脚步声,一点一点,敲在心头,仿佛是低语般的倾诉,几近空白的世界。  推开那一道并未锁着的铁门,是间圆形的屋子,正对方,有个小孔,光线投射进来。  你终于来了。  角落里的身影缓缓站起,落地的长发柔顺的贴着后背,微弱的光线打在这场闹剧的导演者身上,熟悉的眉眼,熟悉的长发,熟悉的气息,宿命般的回归。知生,你还记得我吗?  知生看着眼前的人,脑海里突兀地显出一个词。  同根生。    知生,我是另一个你,你爱上了自己,你还记得吗?  那是多久以前的故事了,连记忆深处都开始腐烂,这时光终于留不住它了吗。从未变过的海岸线,依旧澎湃的海浪,不见的,是那座永世未倒的塔。嗨,你是谁?这句话,开启的不是一段美好,是一场注定孤独的轮回。开始久久地坐在海边,把自己浸泡在水里,和你一起谈天论地,知生,你为什么没有影子?  殿下,我的影子藏在你的影子里。  我爱你,知生。那落在耳畔的吻,结束了这一场荒诞的演出。  殿下,我便是你,你便是我,为什么你还是如此固执地爱着自己呢?当你意识到我的存在,我便会重新轮回,即便你拥有两个灵魂,可当灵魂开始苏醒的时候,注定不能一起出现,为什么还要折磨自己呢?重生后的你,在梦里,等我来找你,为什么还要继续这样的闹剧呢?  因为爱,我爱你。  这一次,还要继续爱我吗?  是的。知生拂过身前人耳畔的长发,眼前突然显现出知靡那张绝望的脸。    知靡,我去过那塔顶了。身后,一片寂静。殿下,知靡不怪您,能拥有您这么长的岁月,已经是知靡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再一次十指相扣,望着知靡诧异的眼神,知生突然笑出声来,来,我有礼物给你。  殿下,既然已经注定好的结局,为何还要给我希望呢?  高高的楼塔,青灰色的壁色,一如初遇时的颜色。知靡,这里锁住了我的一辈子,答应过的你的,我不会反悔。还是落在耳畔的吻,只不过这一次,换了人。不再是孤独的自吻。背景色,是那轰然倒塌的楼塔。  这世界,是被梦境笼罩的迷境。我未曾醒过,以为那梦里的知生便是永世的追寻,每一次,陷入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不为什么,只为那匆匆重叠的岁月,我以为那是爱,爱上自己的转世。我把世界化成一个圆,重复自己的命运。知生告诉我,你一直在我的轨迹上。  这一次,我把圆拆成一条线,我在这头,你在那头。  世界从未如此亮堂。   共 23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男性患者能运动吗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