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津信息港 > 军事

艾德拍卖总监白思雅将以法式拍卖试水亚洲艺

发布时间:2019-09-14 09:33:11

艾德拍卖总监白思雅:将以法式拍卖试水亚洲艺术市场

艾德拍卖的总监白思雅

导言:法国大拍卖行艾德拍卖(Artcurial)联手伦敦老牌拍卖行斯宾克(香港),加入即将到来的香港秋拍市场的逐鹿。艾德拍卖成立于2002年,在2012年启动了国际发展战略,先后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意大利(米兰)、奥地利(维也纳)和德国设有分支,並在纽约定期举办一年两季大型精选艺术拍卖,这次在香港的举槌,可谓艾德拍卖迈出拓展亚洲地区业务的关键一步。

艾德在亚洲市场的首次试水,以《从巴黎到香港》为主题,呈现120余件横跨三个世纪的装饰艺术、现代大师经典和当代艺术作品。在拍品目录中,既有富含法式风情的18世纪欧洲家具,也有接地气的老夫子漫画,而正在升温的东南亚艺术及具象派艺术并未成为这次秋拍的主角。是那些因素促使艾德拍卖选择在香港举槌?在香港为数不少的拍卖行中,艾德如何与同行形成异质化?带着这些疑问,近日,雅昌艺术专访了艾德拍卖的总监白思雅(Isabelle Bresset)女士。

:为什么艾德拍卖选择拓展亚洲市场?

白思雅:过去十多年,我们成长得很快,在欧洲许多地方都设有分支机构。现阶段,我们希望能够更加国际化地发展,我们有考虑美国和亚洲的扩张,但无法同时进行,必须有所取舍,选择了先到亚洲。

香港是一个国际性都市,我们也看到香港越来越活跃的艺术市场氛围,包括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典亚艺博等大型博览会的举办,越来越多的国际画廊进驻香港,以及越来越多的拍卖行在香港举槌,艺术生态越趋成熟。

其次,在这十几年的经营中,我们积累了越来越多的亚洲藏家客户,选择在亚洲发展,可以更好地了解亚洲客户的文化,了解亚洲市场的情况,并且更好地和客户保持对接关系。

艾多·夏尔 《 水滴咖啡桌 》 1970

:这次与伦敦斯宾克(香港)拍卖行联手举槌,合作方式是怎样的?

白思雅:斯宾克(香港)拍卖行是英国的老牌拍卖行,现在的负责人也是法国人,机缘巧合下,相互认识,并聊到了香港的拍卖市场。我们进入香港市场,必须有一支有经验的团队参与,伦敦斯宾克(香港)拍卖行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所以选择了合作。斯宾克(香港)更多作为协助执行的机构,所有的拍品由我们提供。

另外,这两家拍卖行都不是在国际上非常知名的拍卖行,我们想用比较新颖的方式工作,这也是我们共享的一个理念;在业务上,我们并不构成竞争关系,斯宾克(香港)主要的业务是铜币、邮票等,我们的合作更多是相互帮助。

: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在香港举办首拍?

白思雅:一年半之前,我们开始考虑拓展亚洲的市场,当时和相关机构探讨过关于技术的问题,直到半年前,我们认为一切准备就绪了,就决定在香港举行首拍。艾德拍卖非常年轻,比起其他拍卖行,做事更快也更灵活,这是我们的优势之一。

:目前,香港有诸如蘇富比、佳士得的大型拍卖行,也有从中国大陆及海外进驻的拍卖外,更有为数不少的本土小型拍卖行,艾德拍卖这次首拍希望达到怎样的效果?

白思雅:香港有许多拍卖行,所以氛围很好。我们的拍卖行比较小,比较年轻,我们希望能把法国的艺术带过来,例如漫画、18世纪的欧式家具,我们也有欧洲印象派的艺术作品。近几年,香港拍卖市场更为集中于亚洲艺术。毕加索的作品在纽约会比较受欢迎,在香港则不然,所以我们这次也带来了毕加索的作品,也是希望与其他的拍卖行区别开来。我们的目标不是要成为的拍卖行,也不是要拍出贵的作品,我们更为关注的是卖出精致的、好的艺术品。

詹姆斯·考克斯,笼式古董摆钟(1770)

:你们是如何挑选带来香港的拍品?

白思雅:标准是是否适合亚洲市场,但这并不那么容易,每一场拍卖相当于一个市场测试。当然无法完全符合市场需求,否则每场的拍品都会悉数拍出。挑选的标准可能来自于我的经验,或者之前的数据,还有我们的团队的想法——认为那些类别的拍品适合这个市场,是很多因素相互影响的结果,每一次拍卖都是一次冒险。

:这次带来的拍品有漫画、欧洲印象派、18世纪的欧式家具等,你们面向的客户群体有那些?

白思雅:以前已经有亚洲的客户对这些拍品感兴趣,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冒险的做法。

:很多拍卖行并没有开设漫画这一板块,亚洲藏家是否对这一块的收藏有所关注及研究?

白思雅:我们是家把漫画纳入拍卖类别的拍卖行,在这一方面比较有经验。这次带来的漫画拍品包括很本土的漫画《老夫子》,也有欧洲人从小就看、耳熟能详的一些漫画作品,包括Enki Bilal的作品。Enki Bilal在两年前于北京、卢浮宫展出过,也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

亚洲藏家在法国的拍卖也会寻找这类型的藏品,我们认为,把这些作品带过来亚洲也是有市场的。

:有不少中国重要的艺术家例如赵无极、朱德群居住在巴黎,这些艺术家的拍品在亚洲有着稳定的市场,为什么不尝试把他们的作品带来亚洲?

白思雅:主要是时间的因素,我们只有六个月的筹备时间,非常短。其实我们本来想带赵无极的作品,但是作品到达的时间太晚了,所以这些作品会在巴黎进行拍卖,其实我们有带旅法华人艺术家曾海文、王克平,叶培明的作品来。另外,有时候卖家希望尽快地进行拍卖,所以我也不确定下次能否带赵无极的作品来香港。

我们拍卖行主要是进行跨界的拍卖,涵盖的拍品种类非常广,也并不会只关注一种艺术品。这和法国一个很古老的职业——拍卖师(Commissaire-Priseur)有关——在拍卖会上,类别不同的艺术品会同时进行拍卖。

:把同样的形式搬来香港,以大融合的方式进行首拍,是否有试验的意味在其中?

白思雅:是的。我们很重视作为法国拍卖行的身份,虽然也会关注市场走向,并进行测试,但我们还是会注重保留自身的身份特征。可以看到,这次的拍品中,有欧洲贵族遗留下来的艺术品,这是我们身份认同的一部分,并不一定是市场需求,也不会把所有中国的艺术家的作品都带过来。此外,我们只做一本图录,因为以前的法国拍卖师会把他们认为应该卖的东西放在一起拍卖,放到现在,我们就把所有的拍品放在一本图录里。

:您觉得现在亚洲二级市场的情况如何?

白思雅:香港作为公认的亚洲艺术市场中心,新晋中国藏家的崛起势头正盛,引领亚洲成为国际第二大艺术市场,艺术品成交总额紧追美国。与此同时,在海外拍卖场上亦日渐增多亚洲面孔,众多亚洲实力藏家,其艺术收藏兴趣与市场需求强劲。

现在越来越多的艺术作品来自亚洲,也留在亚洲,中国的当代艺术越发的重要,这也是市场的一个趋势。有很多中国画家居住在巴黎,例如赵无极等,也能看到很多亚洲的艺术,尤其是当代艺术,但很多的东西依然在亚洲。

:请问有考虑什么时候到美国开展分机构呢?

白思雅:暂时未有。我们希望在亚洲先站稳脚步。

:谢谢!


自己做微商怎么注册
微信怎样申请小程序
微商城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