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津信息港 > 金融

维族老人海里且木热扎克是解放军让我重见光

发布时间:2019-06-15 00:46:40

维族老人海里且木·热扎克:是解放军让我重见光明

是解放军让我重见光明

——推荐维吾尔族老人海里且木·热扎克的感谢信

图为解放军第474医院医护人员将术后的海里且木·热扎克老人推出手术室。

解放军报社:

我叫海里且木·热扎克,今年65岁,是新疆库车县阿拉哈格镇英沙一村的一名农民。2008年春,我双眼同时患上了白内障,因家庭贫困一直没能得到治疗,到秋天已经双目失明,从此便生活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

令我感到痛苦的是不能与亲人进行正常的交往和交流。老伴比我大19岁,身体也不好,本来应该我照顾他,如今我却成了他的累赘,每天起床后,穿衣洗脸、吃喝拉撒都要老伴照顾。老伴不放心我一个人留在家里,每天下地干活都要牵着我的手到地里,看着我坐在地头上,他才能安心干活。双目失明6年来,我没有单独去赶过一次镇上的巴扎(集市),也没有去外乡的亲戚家串过一次门,甚至很少跟乡亲们坐在一块聊天,就连女儿出嫁,我也没见到她身穿婚纱的模样。我的小外孙出生,我只能听他的啼哭声,却看不到那双清澈的大眼睛。

今年5月初的一天,我记得那是星期天,小外孙没去幼儿园,我领着他在院子里乘凉。突然老伴从外面跑进来,激动地说:“热扎克,热扎克,解放军的医生来给你看病了!”这时,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他用汉语对我讲了几句什么。通过随行的村领导翻译,我才知道是乌鲁木齐市的解放军第474医院的军医来库车县巡诊,得知我的情况后,专程上门给我看病!听说是来给我看病的,我心里那个高兴啊,难以用语言形容出来。令我兴奋的是,经过医生检查,我的眼睛还有重见光明的可能!

然而,我的兴奋劲儿很快就过去了。我听说治好双眼需要两万元钱。我们一家子人种着十几亩地,除去日常开销,每年攒不下几个钱,到那去操持这两万元钱啊!老伴想到了卖房子,可是卖了房子我们一家人住那里?我坚决不同意,宁可这辈子看不见,也决不能因为自己让全家人跟着受累!大概是我产生放弃治疗念头半个月后,解放军第474医院领导商量后,医院决定免费为我做手术!

6月3日那天,老伴紧紧攥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坐上长途汽车来到乌鲁木齐市解放军第474医院全军眼科中心。接下来的一件件事让我感觉就像做梦一样。院领导到病房看望我,医生护士像亲人一样关心照顾我,眼科中心主任高晓唯为我双眼实施了手术。揭开纱布那一刻,我看到了老伴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庞,看到了高主任的笑脸,看到了窗外的蓝天白云……

我抑制不住热泪长流。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光明!次见到光明是在我刚出生的那一年,听我父亲讲,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新疆和平解放那天,那天天很蓝,蓝蓝的天上飘满白云,新疆各族儿女奔走相告,喜气洋洋。今天,我又一次看到了蓝天白云,看到了亲人解放军,也看到了新疆的发展和变化。令我十分气愤的是,现在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不珍惜眼下的美好生活,破坏新疆的团结稳定,对此我们坚决不答应!我们维吾尔族有一句谚语:“金银财宝不算真富,团结和睦才是幸福。”我相信,我会用自己明亮的双眼,一直见证新疆各族人民团结和睦,见证新疆儿女安宁幸福!

(陈林、柳金虎推荐整理)

原标题:维族老人海里且木·热扎克:是解放军让我重见光明

稿源:光明

作者:杨煜

头皮型银屑病
微店店主版
微商城和手机app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